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无锡小时网_无锡吧|wuxi24.com_朝锡相伴|小时网_无锡广告|无夕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快捷登录

搜索
查看: 2314|回复: 0

「小南夜读」冬吃萝卜夏吃姜

[复制链接]

44

主题

44

帖子

142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42
发表于 2020-1-13 08:06:3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
每周日晚9点30分|小南与你说晚安

文|马胜泉

原文刊载于2020.1.3江南晚报人文周刊


冬吃萝卜,夏吃姜,这是流传民间的俗语。可见冬天萝卜是菜中王、食中宝。

记得我老家拆迁前的菜园子里,过了立冬,不见昔日瓜果满架的繁华,叶绿蔬菜的生机勃勃;只见枯藤缠绕,老叶凋零,一切已然萎地。唯独萝卜、白菜淡然地,平静地,豁达地生长着,不畏寒霜雪,青盈茂盛地长在一畦畦的田垄上,给日益苍凉的“田横头”点染了暖意和生机。

萝卜是一种常见蔬菜,生熟均可吃,其味略带辛辣。

在我国,萝卜种植至少已有上千年的历史,早在唐代,如皋定慧寺僧侣就有种植,该寺将萝卜作为贡品,并馈赠施主,时称莱菔(其种子叫莱菔子,供药用)。后逐渐流传民间,广为种植。


萝卜是有名的“三主”(主栽,主售,主食)蔬菜之一。在农村,家家户户的菜田里都种有萝卜;在菜市场里都有萝卜摊头,特别是到过年了,从湖州、山东到倷伲无锡来卖萝卜白菜船到处可见;萝卜主打的菜肴可多啦,有红烧萝卜、素炒萝卜丝、萝卜红烧肉、萝卜排骨汤、萝卜羊肉汤、萝卜丝烧鱼……都是热乎乎的家乡味,还有搭粥的腌萝卜干等。

小时候,感冒咳嗽、发热头痛,母亲总会端着一碗特地煮好的热气腾腾的萝卜汤,告诉我:“快点喝,喝了就会好!”我不敢怠慢,一口气喝光汤,立感满身舒服,连吃几次,毛病消除了,逢人便说:“萝卜是个好东西!”

“困难时期”后,农村实行土地承包制。记得当时生产队不仅划拨每家口粮田,还有一块种菜的自留田。村后的土墩已是荒田秃地,我家也在那里划分到了二分菜田,刚从“灾难”中过来的全家人,似乎看到生活的希望,高兴至极。

当天下午,父母就拿起铲子、铁耙来到那块自留田,先将枯黄而稀少的杂草铲尽,再垦地,做到寸土必垦;然后从河浜里挖上带水的乌黑河泥,铺盖在新翻的土上,让污泥和水渗透到土层里面去……

第三天,母亲将那块地上混在一起的河泥、土,用锄头坌细,分成好几块,做成垄,分别播种上萝卜、青菜、雪里蕻、大蒜等籽。

自那以后,父母把菜田上浇水的活交给了我,好似“责任田”。这样,自己每天放学回来,不是割草爬树,便是去浇水了。不久,这块小小的菜田里,嫩绿的苗都长出来了,那开心的劲不用提啦!

春播秋收,到十月,已是满地充满生机勃勃的菜。当全家人,碗头上久违地吃到自己种出来的鲜嫩蔬菜时,那顿饭吃得特别有味道,格外香!

萝卜是有灵魂的。当萝卜的“肩膀”挤出土,露出二三寸“白膀子”时,便可挖掘出来食用了。我用铁耙小心翼翼地把它们坌出来,只只都是白白胖胖的“萝卜宝宝”,有近百斤,当“宝贝”一样挑回家。

心细的母亲叫我挑出白得透亮、圆直有肉感、拿在手里觉得沉的萝卜,藏到灶后烧火间里靠墙脚壁的砻糠堆里,放着到过年时烧年萝卜吃。剩下的两只三只送给亲戚乡邻,还个平时互相照应的人情,余下的全部腌萝卜干,做吃粥菜。

萝卜野性足,耐寒,好管理,种植时间短,成本低,越种越好,产量不断增加,应了那句老话:“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。”这样,我俚一如既往地照看好那块自留地上的萝卜。到第三个年头,父母将那两分菜田全部改种萝卜出卖,可以解决一部分买油盐酱醋和兄妹几个上学的钱。再垦些杂边地,种上其它蔬菜,解决碗头上的吃菜。

新安老街东横头弄堂口的转角上,有一爿叫阿火老伯开的萝卜丝饼店,一到冬天生意好得很,每天要用去几十斤新鲜萝卜,在四周小有名气。有一次,我母亲在街上摆地摊卖萝卜,见阿火伯在地摊边转了一圈,便来到母亲的地摊头,随意拿起一根萝卜,掂一掂分量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一掰两断,他见萝卜的断面层里,肉质雪白厚实,水分似咬口的雪梨水那样充沛,他二话没说,将十几斤萝卜全买去了。第二天他又笑眯眯地来到摊头上,价也不还,又将母亲十几斤萝卜买去做萝卜丝饼。这样一来一往,搞熟了,我家成了阿火伯的萝卜“专供户”,“立街头”卖萝卜的辰光,变为一种往事了。

为了“讨好”阿火老伯,在往后的日子里,我俚都保质保量主动送货上门。大寒后的一天,大人都有事,叫我去送萝卜。离阿火老伯的萝卜丝饼店还很远,我就闻到一股股的油香味扑鼻而来,听到嗞啦嗞啦的炸烤声,食客一个接一个 “师傅阿可以快点”打招呼声。不到店门,自己便知萝卜丝饼是冬日里的抢手货,两脚跑得更有劲更欢了。

冬日天冷,人们被寒风吹得瑟瑟发抖,阿火伯见我一大早送萝卜去,不顾在寒气里等候的吃客,特别首先“优待”我,热情直呼:“老小,先吃只萝卜丝饼,暖暖身!”我放好萝卜,连声说:“谢谢大伯!”一只喷香滚烫的饼下肚,只觉热乎乎的,好似打通了全身关节,立马舒服极了。我在村上、学校里到处吹牛:阿火伯用自家种的萝卜做的萝卜丝饼如何如何好吃,说得人家喉咙里馋液蠕动……


新安街上有大饼油条店、梅花糕店、羊肉汤店、鸭血粉丝店、烘山芋店……唯独阿火伯现做现卖现吃的萝卜丝饼,成了响当当的“招牌点心”,来的都是“回头客”,不忘老地方,老味道。我家种的萝卜也一直卖得很火,加上其它可以自产自销的收入,不久也迈入“万元户”的行列中……

前时,我在南禅寺里见到一家卖萝卜丝饼店,勾起了童年的回味,立马前去买来吃。哪知小时候只要一角钱一只的萝卜丝饼,如今卖到两元钱一只了,萝卜吃出肉价钱,身价不凡,我似乎听到了萝卜的笑声……

我对萝卜有深情,自家的那块萝卜地一直成了自己的相思之地。从萝卜中,悟出了一个道理:生活从来没有容易二字,简单的事,从不简单。坚持就有收获。


责编:小南
来源:江南晚报,图片来源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 我要上头条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